Camille說。。。。。。說不定。水母從出生。

麻醉別人前。就先不自覺的被自已麻醉。

但。習慣。它讓水母。與。麻醉感共生。忘了自已其實也被麻醉著。

而。也許因為習慣。忘了最初的痛。所以麻醉別人的同時。他也無心忘了。那會讓人受傷。






甜麥稀。問我。這張照片裡........有誰呢?

1035536173.jpg 

我想了想。我只看到。甜麥稀的,的,的耳朵,長珊瑚般的,水,水,水母幻影^^

接著甜麥稀又說。......我常常在想.....水母可不可以麻醉自己?

我說。。。。。。說不定。水母從出生。

麻醉別人前。就先不自覺的被自已麻醉。

但。習慣。它讓水母。與。麻醉感共生。忘了自已其實也被麻醉著。

而。也許因為習慣。忘了最初的痛。所以麻醉別人的同時。他也無心忘了。那會讓人受傷。2009.08.31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卡蜜兒。卡卡 的頭像
卡蜜兒。卡卡

卡蜜兒 卡卡 I'm Ca Camille

卡蜜兒。卡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7) 人氣()